热门搜索:

越来越厚天地间的威压在这个时候也变得格外强盛

时间:2018-12-11 13:39 文章来源:互联网

 
    “没有什么可是的,这你以后就明白了!”大汉在一旁开口叮嘱着,其实只有他自己清楚,为何不能这番叫,是因为他承受不起啊!
 
    “嗡!”叶潇双眼之中,瞬间爆射出一道金光,而后整个人便开始在原地打坐,双眼紧闭,在他的背后更是出现了一道太极阴阳图,在哪儿不停的旋转着!
 
    “这小子看起来也是得到了虚玉那家伙的真传啊!如今看来,我九幽冥的气运还不算太差,在逃亡之中,竟然也能够为我族找到援手!“那自称为九幽冥的男子喃喃自语,同时将自己手中的茶杯一饮而尽,而后对着身边的洛倾城开口说道:“倾城,玉女忘情录在没有修炼完成之时可千万不能动了凡心否则的话就会前功尽弃啊!”
 
    “啊!”洛倾城听到九幽冥的话后,连忙抬起头,在一旁恭敬说道:“师尊……冥叔放心,倾城不会的!”洛倾城在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则是微微转身看了一眼叶潇,为什么自己再说这句话的时候,心里会如此悲凉呢?他到底是谁?为什么自己的心中会有他的丝丝影子?
 
    叶潇身后的太极阴阳图转速越来越快,在周围更是形成了一道道虚影!突然叶潇的整个身体凌空而起,周围的气息开始疯狂攀升,在整个雪山之巅,都出现了一道巨大的太极阴阳图!
 
    那阴阳图将整个雪山之巅笼罩在其中,不见天日,而那一黑一白两方圆轮,就像是一黑一白太阴太阳一般悬浮在天空之上!
 
    而叶潇的身体在这个时候也缓缓的升起,慢慢的靠近那张阴阳图,左臂位于太阳,右臂位于太阴,整个身体更是悬浮在那张阴阳图的正中间……
 
    “轰隆隆!”而就在这个时候,整个雪山之巅,瞬间传来阵阵滚雷之声,而一旁的九幽冥脸色微微一变,看着那巨大的雷劫,震惊道:“竟然不是九九天劫,而是万年难于的灭仙劫?”
 
    “灭仙劫?”洛倾城脸色微微变动,看着身边的九幽冥喃喃道:“灭仙劫,万仙灭,那他岂不是……”
 
    “不管怎么说,现在也不能让这小子渡劫,时机还不成熟,这小子的悟性倒是挺高的,立即便突破渡劫期了!”九幽冥低喝一声,将手中的空茶杯端起,目光瞬间锁定天空之上那已经泛起七彩雷云的雷眼,而后低声喝道:“破!”
 
    直接按九幽冥直接将手中的茶杯丢向高空之中,刹那间,之间那茶杯化作一道光芒,直接飞向高空雷云的雷眼之中!
 
    “轰!砰!”
 
    当那茶杯触碰到雷云的瞬间,竟然爆发出巨大的轰鸣声,整个雪山都跟着颤抖起来,而后那雷云似乎因为有外力阻扰,从而开始剧烈颤抖,而后又疯狂凝聚!!
 
    “怎么会这么强?这小子到底是个什么怪物?”九幽冥的双眼终于凝重起来,整个身体也换换站起来,看着那天空之上的劫云,喃喃不语!要知道,当初洛倾城所渡的劫云,也不过是九九仙劫,被自己一杯茶水打散,而后将其气息隐匿,拖延三年再渡天劫,可是如今,自己用了如此神通,竟然没能将那劫云打散,反而越聚越多?
 
 
------------
 
第5087章 醒来
 
    ±頂點小說,    “灭仙劫,万仙灭,灭仙劫只要出现,那几乎没有人能够渡过,但却万万没想到,连我都无法将其打散?”九幽冥目光凝重的看着那雷眼,而后缓缓走过去,双手结印,只见一道金光瞬间亮起,在那劫云就要将整个雪山笼罩只是,那道金光瞬间从九幽冥的右手之中喷射而出,直接朝着那雷眼爆射而去!
 
    “轰隆隆!”强大的碰撞之威,在整个天地间回荡,而那雷云则越聚越多,越来越厚,天地间的威压在这个时候也变得格外强盛!
 
    “哼!”九幽冥再次冷哼一声,只见他从怀中取出一道金符,于境界的领悟,几乎已经没有了!
 
    “轰!”就在某日清晨,太阳还未升起之时,那两座洞门外那已经堆起厚
    “梦中似乎已过千年之久,而这现实当中又过去了多长时间?”叶潇看了看四周,而后掐指微微一算,心中略作震惊:“竟然已经过去七个月零八天?那一杯茶竟然让我悟透天道,踏入仙门?”
 
    “前辈,前辈……”叶潇瞬间震惊万分,他此刻而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达到这种境界,这番程度,和那杯茶合适分不开的啊!
 
    “喊什么呢,冥叔正在闭关炼丹,别在那儿喧哗!”就在这个时候,一道悠悠身影从那洞穴之中缓缓走出,一脸冰冷的看着眼前的叶潇!而叶潇在看到眼前的洛倾城后,脸色顿时一喜,可很快,那喜色有沉寂下去,因为眼前的洛倾城,似乎像是变了个人一般,性子怎么变得这么冷?
 
    “你是不是不认识我?”叶潇用手指了指自己,而后缓缓走过去,开口问道!
 
    洛倾城听到叶潇的话后,那原本紧绷着的心脏,在这个时候更是砰砰砰飞快的跳动起来,自己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他一说话,自己就控制不住了?心都乱了?
 
    “不认识,干嘛要认识你?冥叔说,让我暂时不要跟你做过多的交流,你要是醒来之后,便在那边开辟出一座洞府,而后等他出关,在做交谈!”洛倾城强忍着心中的那种莫名奇妙的冲动,伸出那纤细玉指,在另外一处山头指了指,开口说道!
 
    “……”叶潇扭头看了看另外一座山头,而后有看了看眼前的洛倾城,心里就像是打翻了的五味瓶一般,怎么这种事老被自己遇到?
 
    “你还记得什么?”叶潇走到洛倾城身前,看着她问道!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